•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青天有鉴
听书 - 青天有鉴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529章 揭露隐私

水冷酒家 / 2020-03-2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一直躲在幕后的汪胜利,在压力之下,已经拿掉了遮羞布,跳到了前台来,更进一步证明,在系列案件中,他难逃干系。
  万子沫的出尔反尔,无疑给汪斯文的审讯工作,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方朝阳报案的理由,汪斯文制造谣言,侵犯名誉权。但是,这类案件多数情况下,并不会被提起公诉,也就是说,只要汪斯文死扛着不交代问题,早晚还是要放虎归山。
  下班的时候,方朝阳听到了消息,百泉市那边来了两名律师,希望见到汪斯文,保障他的权力,被警方以正在审讯为由,拒绝探视。
  警方这么做,无疑是防止串供,两位律师对此表达强烈不满,叫嚣着要向上级部门,投诉警方滥用执法权的问题。
  回到家里,海小舟已经坐在餐桌前,看起来心情很差,就怕万子沫那边出现问题,还提前去找过她。结果,到底还是没拦住,当面说得好好的,转头就彻底反悔,功亏一篑。
  “小舟,好好吃饭吧,车到山前必有路。”方朝阳安慰道。
  “我可没有你那么心大,刘建设是个什么东西,阳奉阴违,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这种品质,怎么能搞好一家国有企业,一百走到今天,他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海小舟愤愤道。
  “国有企业存在时间长,不少员工年纪偏大,带来的负担很重,转型却需要大笔资金投入,确实不容易。”海润公正道。
  “不管怎么说,他也不能怂恿指使女儿撤案,让那个混蛋逃脱。”海小舟道。
  “那是个人品质问题,跟国有企业的管理没什么关系,就是让我去管理一百,也未必能经营好。”海润道。
  “刘建设爱女心切,除非是被人给要挟了,不得不这么做。”方朝阳道。
  “哼,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小舟,你这个打击面就太广了。”
  “我说错了,男人都把女人当成猎物,吃着碗里看着锅里,贪心不足。”
  不能再说了,一定会吵起来,在有些压抑的气氛中,吃了晚饭,随后,方朝阳就回到房间里,练习书法也没心情,只是躺在床上,看着棚顶发呆。
  没过一会儿,海小舟进来了,不客气地拍了下方朝阳的腿,让出点地方,坐在床边。
  “消消气吧!”方朝阳道。
  “消不了,刘建设分明就是在耍我们,不行,我给他打个电话,非要问清楚不行,问他为什么这么做!”海小舟气哼哼拿出了手机。
  “别打了,我们不能用这种方式参与,会落下口实的。”方朝阳忙阻止。
  “怕什么,大不了倒头不干了。要是我出局能让整件事明朗起来,也算值了!”
  “犯不着置气,警方一定会联系他的,没瞧见大勇也是憋着一肚子火,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方朝阳道。
  海小舟放下手机,微微叹了口气,她的心思方朝阳当然清楚,汪斯文非常重要,他或许能交代出,那些杀手到底是谁。
  只要将这些人给抓了,两人就不用一出门就提心吊胆,而且,还能进一步深挖出背后的真正势力。
  安慰了海小舟好半天,她的心情才好了一些,已经这样,只能静观其变,扶霞和刘雨来都逃亡在外,只要抓到一个,又能撕开一条口子,就是等待的过程,非常熬人。
  海小舟上楼去追剧了,方朝阳起身冲了个澡,又在茶几旁拿来两本杂志,躺在床上看了起来。
  晚上十点多,正当方朝阳想要休息的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还是许守行。
  方朝阳接起来,里面又传来许守行的笑声,“方法官,还没休息啊?”
  “怕睡着了,又被你的电话吵醒,那就要失眠了。”方朝阳没好气道。
  “呵呵,多谢你的惦记。回忆录写完了,太闲,我准备开始写书,名字嘛,暂定为本欲。”许守行得意道。
  “不当坏蛋,改行当作家了?”
  “人活着,总该有些追求,我发现自己狠适合当作家。对了,你觉得这个名字怎么样?”许守行问道。
  “不知道你要写什么,没法评论。”方朝阳道。
  “本欲,意思就是一个人本来的欲望,换句话,就是食色性也,当然,也不全面,还有荣誉感、成就感、社会认同感等等,包括一些与生俱来的恶。”许守行夸夸其谈,还很得意,俨然已经成为了大作家。
  “如果你一直写负面的内容,只怕也很难获得认同,惩恶扬善,追求真理,才是更多人的追求。”方朝阳提醒道。
  “有道理,但我一直觉得,乌托邦的幻想不切合实际,每个人都要做出一些无奈的选择,刻意隐藏罪恶,对外表现所谓善良的一面。如果以此为切入点,还能起到警示世人的作用。”许守行道。
  “想法很好,但钉在耻辱柱上的人注定成不了人们的偶像。许守行,我们聊了这么久,也蛮让人失望的,你并没有太多改变,还是一意孤行。”方朝阳道。
  “改变一个人,是需要耐心的。”许守行笑道。
  “可我几乎没耐心了,有人想要枪杀我,也有人给我造谣,也许你说得对,有些选择是无奈的,就像我明明有房子,却要住在别人家里。”方朝阳道。
  “方法官,我没有骗你,我不能算作弃子,被离职的状态吧!我是真不清楚,他们到底在干什么,当然,我不赞同他们激进的做法,越折腾,露出的马脚就越多,早晚会被一锅给端了。”许守行道。
  “汪斯文被抓了。”方朝阳说道。
  许守行没接这个话茬,呵呵一笑,反问道:“方法官,在你看来,除了死亡,一个人最怕的是什么?”
  “生不如死!”
  “这么说太笼统了,我觉得,是不想被人揭露隐私,尤其是那种足以千夫所指的秘密。比如,那些让人恶心的癖好,无论是好人还是坏人,都会非常鄙夷。”许守行道。
  “呵呵,这就是你们要挟人的方法吧?”方朝阳道。
  “其实,也蛮有趣的,扒掉一个人的伪装后,那人就像是光着站在大街上,如果是个美女还好,围观者心情激动,拍照留念,换做老男人,就会被人咒骂吐口水,恨不得被车撞死。”许守行道。
  许守行肯定意有所指,却说得非常含糊,方朝阳哼笑道:“你们一定想要揭露我的隐私吧!”
  “哈哈,揭露不止一次了,你是个超级帅哥,颜值上具有天然的优势,偶尔搞出些绯闻来,大家似乎并不在意。等疑惑和鄙夷散去,剩下的便是越来越高的名气。所以,这也是曾经工作上的失误。”许守行大笑。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呆鱼听书网(dytsw.com) 手机版:m.dytsw.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