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快穿炮灰逆袭任务
听书 - 快穿炮灰逆袭任务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第271章 你好 盖伦

的小正 / 2020-03-25 / 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盖伦很沮丧,他觉得自己似乎永远也逃不出精神伙伴的魔爪了。
  在经历了连续三个星期被精神伙伴支配的恐惧,盖伦的生活明显改善了很多,他依靠着自己的劳动力获得了足够的食物,以及一份不错的短期工作。
  解决了温饱问题,他开始寻找屏蔽精神伙伴的方式,这个世界大多数人都有精神伙伴,盖伦想找到学者们的研究并不困难,它们被整理成册放在了网络服务区,只要有电脑都可以上网查询。
  正是因为这样,盖伦才真真正正地陷入了绝望,他发现,古往今来,哪怕是得了疯病的人也摆脱不了精神伙伴,只要有自我意识,精神伙伴就无处不在。
  听到这个消息盖伦真心难过,虽然有研究表明,精神伙伴愈智能,本人的精神力愈强大,可是盖伦怎么样都高兴不起来,他并不想被精神伙伴支配生活。
  除非脑子已经死亡的,不然每个人都有精神伙伴,只是形态地差距罢了。
  盖伦对自己并下不了狠手,虽然现在的生活很可怖,但比起自我毁灭,他又觉得,好死不如赖活着。
  “好了,盖伦,起来帮忙花匠先生修剪绿草坪了。”莫楚辰冷不防地冒出来,将盖伦吓了一跳。
  “知道了!”盖伦心有余悸地跳起来,拿着修剪树枝的大剪刀,离开了员工宿舍。
  盖伦的心里有很多的疑问,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害怕自己的精神伙伴,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伙伴如此与众不同,他想向别人求助,可是他的话还未说出口,冷冰冰的视线就在他背后悄然升起。
  帮助花匠修剪了草坪之后,盖伦就端着他的午餐蹲在天台的一角看外面的雪景,他现在成为了一家地主的临时工。
  临时工和长工是有区别的,临时工虽然吃喝不愁,但待遇和薪水都比较低。
  盖伦才十岁,又没多少其他的手艺,当临时工也多半的地主看他可怜,一时兴起伸出援手罢了。
  要认真地算起来,哪个人会想收留十岁的孩童呢?既做不了重活又要吃喝住的。
  “你将来有什么人生规划吗?”莫楚辰悄然地出现在楼梯口,盖伦盯着街道走神的时候,他忽然地开口。
  “活着,好好活着。”盖伦不假思索的回答,他的记忆很混乱,唯一清晰的就是自己挨饿受冻的记忆,再过去,曾经的美好日子都被他断断续续地遗忘,分割成了截然不同的两端人生。
  一段是泡在蜜罐里的温暖回忆,一段是寒风里饱受摧残的挣扎。
  盖伦说完才意识到问这个问题是的自己的精神伙伴,他快速地吃下午饭,抱着碗筷与莫楚辰插肩而过,在撞过那半透明的精神体时,盖伦明显地感受到了一股薄荷一般的凉意。
  下午时分,雪再次的下大了,盖伦在宿舍里抱着被子往外看,落满白雪的大院里,两三个小孩子正在嬉戏玩耍,他们的父母就坐在旁边,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看着这些调皮的小家伙。
  他们或许不够富裕,但他们无疑都是快乐的,在红润的脸庞上,总是带着愉快满足的笑容。
  这一幕看得盖伦眼睛生疼,他恍惚间想起了过去年月里,父母也会和他一起出去玩。
  这个记忆像是水中的倒影,轻轻地触碰就升起一片涟漪,将原本就模糊的记忆搅合得更加模糊。
  然而,看着这一幕,除了心酸之外,盖伦心里还升起了一种想毁灭一切的冲动,这冲动被他压制在心底,只是偶尔从眼神里流露出了异样的情绪。
  平静的生活还在继续,春天来了,赚足够工钱的盖伦也离开了地主的老房子,他一路向北,漫无目的地走着。
  沿途,他看见了美丽的自然风景,也看见了生活在这个世界的酸甜苦辣,因为是小孩子的模样,盖伦并没有遇到多少打劫的危险,在这个世界,人大概是最不值钱的存在了。
  整个梨子联邦足足一百八十多亿人口,贫富差距也格外的庞大,盖伦所在的星球名为“夜”星,是一个中等文明的星球,这里的风俗更偏向于保守,没有星际人的那种洒脱和随意。
  盖伦在路上遇到了一只精神力兔子,它在寻找能够看见它的人,盖伦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能够看见兔子。
  他帮助兔子救醒了因为触电昏迷在河边的老人,得到了老人的电击钓鱼竿。
  据说那是一把神奇的钓鱼竿,只要探入水里就可以电晕一批鱼。
  不过,鉴于使用者都被电晕了,盖伦对于电击钓鱼竿的使用效果心存疑虑,并不敢使用它。
  在路过一处草地时,他又遇到了在草地上开茶会的贵族女孩们,她们画着精致的妆容,喝着红茶,小口吃着齁甜的马卡龙。
  女孩们对于盖伦的到来感到伤心和同情,她们从未见过落魄得瘦骨如柴的小孩子,在她们的世界里,最贫穷的车夫后代都是肥胖滑稽的。
  盖伦用电击钓鱼竿为女孩们击退了企图找她们麻烦的孟浪骑士,失去了电击钓鱼竿,却获得了女孩们赠送的核能导航仪。
  靠着导航仪,盖伦帮助了一个在森林里迷路的老巫婆走出了树林,获得了老巫婆赠送的便携式迷你小屋。
  后来,他在大城市里遇见了实力强大的机甲师,又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他被机甲师收为了徒弟,令盖伦奇怪的是,自从他被机架师收成徒弟之后,令他畏惧的精神伙伴就再也没出现过了。
  盖伦一直以为,是精神伙伴终于潜伏回他的潜意识了,为了,他松了一口气,欢欣鼓舞了半天。
  可当第二天,盖伦看见那熟悉的身影正吃着包子在机械师的店门口悠闲玩游戏的时候,他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把自己给憋死。
  “你怎么还在?不对,你怎么会吃东西的?你不是精神体吗?”
  盖伦语无伦次的说着,精神体这种东西不是一直只有当事人才能看见吗?
  “我为什么不能吃东西?你放心,以后我就住在你隔壁店里,不会打扰你的。”
  莫楚辰叼着包子语气含糊的说着,抬起腿就往隔壁名为“茱莉亚酒馆”的店里走了进去。
  在酒馆门口的伙计点头哈腰的为他擦拭了皮鞋,小心翼翼地将人迎接了进去。
  目睹这一幕,盖伦严重地陷入自我怀疑当中,他都快搞不清楚,到底谁是谁的精神伙伴了,他的精神伙伴那么厉害,他怎么不知道?。
  引领着盖伦一路的往阳光健康,自给自足的道路前行,莫楚辰最终给他找了一个古板严肃的老师傅,然后拍一拍手,当起了甩手掌柜。
  普通精神伙伴或许不能被人察觉,但莫楚辰本质就不是什么精神伙伴,他出现不出现都看自己乐不乐意而已。
  在监督盖伦的学业同时,莫楚辰在老机甲师的对面快速地盘下了一座酒馆。
  毫不费力地成为了酒馆的主人。
  这酒馆还只招待在星际奔波的猎人,不招待其他。
  这样的任性妄为直接的结果就是每一天,酒馆的生意都惨淡得没眼看。
  酒馆的伙计都差点想辞职了,他生来可没见过冷清成那样的酒馆,每一个座位上都没有一个客人。
  好在酒馆的主人会一手出色的制酒手艺,虽然说酒馆不招待普通客人,却也不是不卖酒。
  路过时被酒香吸引,排队买酒的还是有不少。
  平静的生活一晃而过,五年就那样简简单单的过去了,莫楚辰似乎喜欢上了这样的经营模式,花了大价钱装修了酒馆,原本破破烂烂的酒馆变成了灰白色,太空舱主题的豪华酒馆。
  仅凭着那独具魅力的建筑风格就一举成为了当地地标建筑物之一。
  “不好意思,买酒可以,但绝对不能在酒馆里逗留。”
  面对又一个想坐在酒馆里的客人,伙计木着表情回答。
  “你们不是服务行业吗啊?怎么连落脚的地方都不给?”
  那买酒的人脾气也不好,他看着空荡荡的酒馆大厅,出言嘲讽:
  “就你们这样的,还想做星盗猎人的生意?早早倒闭了吧!”
  “老板规定的,不能就是不能。”
  伙计显然已经听多了大家的嘲讽,对于这种程度的讽刺毫不动容,他指了指挂在收银台旁边的显示屏:
  “看得懂字吗?上面写的是什么?写得是什么?你看看,仔细看看。”
  “非星盗猎人,禁止在酒馆逗留,否则后果自负?你们当自己什么人?那么清高?。”
  看着显示屏上不断滚动的字,买酒人差点给笑岔气了。
  他见过许多警示语,但像这样不讨喜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怎么?为什么不是星盗猎人就不能坐?”
  说着,那人就要过去搬动椅子,谁知道走过去拉了半天,脸都憋红了,他也没能够把椅子抬起来。
  “说了这个是招待星猎的,普通人是坐不起来的。”
  伙计见怪不怪的叹息,嘴角微微的扬起,被对方的表情给乐到了:“这些都是特质的,别的特点没有,就是特别重,一般人完全抬不动,除非你精神力高到可以操作机甲辅助装备。”
  闹事的人不信邪的搬了一会,发现真的搬不动后,只好骂骂咧咧的离开。
  五年的时光给盖伦带来了不小的变化,他虽然还是那样消瘦,但长得总算没有那么吓人了。
  深邃的五官搭配上那一双美丽的眼睛,令他年纪轻轻就有令人怦然心动的奇怪美丽。
  穿着灰黑色学徒装的盖伦倚在老师傅的店门口往外看。
  一开始他看见闹事的人还会担心上几分,但这种事情多了以后,他也就淡定了。
  最近,他可没时间看酒馆的笑话,因为老师傅的手艺得到了一个公爵府管家的赞赏,老师傅得到了一份修补二十件机甲武器的机会。
  这些贵重的武器修补的价格并不低,修完可以得到很大一笔佣金。
  重要的是,如果完成得漂亮,他们将得到公爵府的长久合作订单。
  为了这一份长久的合作,老师傅准备了特别多,给盖伦的作业也多了起来。
  这不盖伦现在就有一堆重复且枯燥的作业在等着他。
  “盖伦,你怎么学了那么久还在搞机甲的反应板?”
  路人也早习惯了机甲店里干活的盖伦。
  对于盖伦手里忙活的那些基础东西,路人们看了一眼就会,因此才忍不住地调侃起来。
  盖伦笑了笑,他对于机甲武器学得很认真,哪怕是如此枯燥单一的事情,他也一丝不苟的完成,从不敢偷懒。
  其实,盖伦心里还是有些意难平。
  凭什么他的精神伙伴过的如此富足,他却只能是贫困潦倒的学徒?。
  这个精神伙伴出现在盖伦最落魄的时候。
  从一开始虚无缥缈到现在家财万贯,简直就像是开了挂一样。
  有这样的前后对比。
  盖伦觉得,自己就像个被人戏耍的蠢货。
  他的精神伙伴明明可以帮助他走向更好的生活,结果却将他丢给了一个机甲老师傅当学徒。
  每次想到这里,他的内心就觉得有一团火焰在不安的燃烧,愤怒,却不敢发作。
  精神伙伴是一个看上去优雅柔弱的贵族少爷,但是那一举一动又散漫随意。
  或许,再高贵的外表也掩饰不了他作为平民精神伙伴的事实?。
  盖伦走神着,一辆巨大的马车缓缓地驶来,停在了武器铺的门口,穿着得体的老人在下人的搀扶下拜访了机甲武器铺的老师傅。
  两个老人在店铺里愉快的商谈着关于机甲武器修复订单的详细情况。
  盖伦看着老人离开,在上马车的那一瞬间,盖伦的眼睛黏了上去,再难移开。
  在马车内,金发贵气的少年正闭目养神,仅仅是那么一眼,一股微弱的精神波动就几乎霸道的占据了盖伦的心神,将他波澜不惊地内心搅合得天翻地覆。
  盖伦难堪地低下头,他被那金发少年吸引了,这种吸引并不是恋人间的精神共振,甚至,他连那个人的身份都不知道,仅仅是因为那一段精神波动与自己的契合罢了。
  “别看了,人家的公爵,再看也没结果。”
  莫楚辰鬼魅一般地出现在盖伦的身边。
  “你不要胡说!”心思被拆穿后,盖伦憋红了脸,却得到精神伙伴礼貌又欠揍的笑脸。
  “得了,你什么的心思,我会不知道?”莫楚辰抡起了袖子,慢悠悠地往酒馆走。。
  刚才升起的粉红泡泡一下子被人无情的戳穿,盖伦沮丧地坐在店铺的小椅子上,他恶狠狠的盯着莫楚辰的背影,情绪说不清道不明的矛盾。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呆鱼听书网(dytsw.com) 手机版:m.dytsw.com】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